<em id="kvrwg"></em>
<acronym id="kvrwg"></acronym>

        <span id="kvrwg"><output id="kvrwg"><b id="kvrwg"></b></output></span>

      1. 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專題地圖>專題要聞
        分享

        陽春三月,草木蔓發。

        全國兩會后,習近平總書記首次離京考察,來到福建。

        考察武夷山國家公園、訪生態茶園……總書記的福建之行與綠色、生態高度相關。

        綠色,是福建經濟社會發展最鮮明的底色、最突出的亮色。

        這片“綠”,是肉眼可見的高顏值,鋪陳在八閩大地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

        這片“綠”,更是深入人心的新理念,引領“新福建”邁向高質量發展之路。

        堅持“最花力氣”建設生態文明

        徜徉在奇峰競秀的武夷山水間,在眾多的摩崖石刻中,歷朝歷代護山衛水的條令顯得格外醒目。

        好山水是大自然的饋贈,更是武夷山人世世代代的護衛之功。

        2016年,武夷山被列入全國首批10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之一,探索共商共管共建的國家公園管理體制,成為目前我國唯一一個既是世界人與生物圈保護區,又是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遺產的保護地。

        福建多山、多水、多綠,發展中繞不開一個問題:“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何實現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

        作為全國首個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福建靠改革創新去化解矛盾、尋找答案。

        福建南平建甌市小松鎮,“以水為媒”將8個自然村串聯成線,沿途規劃休閑農業、特色民宿、生態苗圃等立足好生態的產業,帶動“水美經濟”蓬勃發展。一度是“空心村”的湖頭村,去年村民增收396萬元,村集體收入20多萬元。

        湖頭村的變化,得益于福建生態文明建設的兩個體系:優化綠色布局構建國土空間開發保護體系;激活綠色價值構建市場化激勵體系。

        一片森林有價值幾何?福建有獨到“算法”:在這里,除了評估林地、林木等實物價值,還會評估其水源涵養、固碳釋氧、氣候調節、維系生物多樣性等方面的生態功能價值。

        基于對生態價值的深刻認識,福建以“護綠”“用綠”的成效來校正政績觀,為全國探索出了以制度約束扭轉“唯GDP論英雄”的寶貴經驗。

        “環境保護目標考核比地區經濟總量、固定資產投資等考核分值更高。”福建三明市生態環境局局長林大茂說,當地按“水凈、河清、天藍、地綠、居宜”設置考核標準,給粗放發展戴上了“緊箍咒”。

        生態對福建有多重要?習近平總書記曾經這樣殷切囑托:“生態資源是福建最寶貴的資源,生態優勢是福建最具競爭力的優勢,生態文明建設應當是福建最花力氣的建設。”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久久為功,方有玉成。

        中國工程院去年完成的評估報告認為,福建省生態文明發展水平處于國內領先水平,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部署的改革任務如期完成,基本構建起產權清晰、多元參與、激勵約束并重、系統完整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探索創新了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制度模式。

        “高顏值”與“高素質”協同并進

        3月15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提出,把碳達峰、碳中和納入生態文明建設整體布局。

        次日,福建首單以遠期碳匯產品為標的物的約定回購融資項目、2000萬元“碳匯貸”在南平順昌縣落地。

        習近平總書記2014年在福建考察時提出,努力建設機制活、產業優、百姓富、生態美的新福建。

        循著“活、優、富、美”的指引,實行“產業生態化、生態產業化”兩條腿走路,類似碳匯交易這樣的綠色故事和創新演繹在福建正越來越多。

        有著60多年歷史的三明鋼鐵廠,真金白銀、真刀真槍開展環保改造升級,在鋼鐵產量成倍增長的情況下,實現總能耗基本持平、污染物排放大幅下降,廠區從原來的“污染大戶”建成了“3A級工業旅游景區”。

        距離市中心僅17公里的紅廟嶺,曾是福州五城區唯一的生活垃圾填埋場,一度污臭熏天,而隨著福州市進入垃圾“零填埋”時代,這里也變成了資源循環利用、污染物“近零排放”的生態產業園。

        龍巖漳平市永福臺灣農民創業園里,5萬多畝高山茶園和近萬株櫻花樹交相輝映,“紅綠配”的獨特景觀引得游客紛至沓來,當地茶產業也迎來了更可持續、更多附加值的發展新階段。

        綠色發展,考驗取舍之道,倒逼產業做“加減法”。

        寧德市為例,當地陸續關閉336個環保違法違規建設項目,淘汰落后鋼鐵產能522萬噸,投入3.8億元關閉拆除41座礦山121個礦點、166家石板材企業,“騰籠換鳥”之后,閩東大地崛起了以寧德時代為龍頭的千億產業集群,曾經的東南沿海“斷裂帶”成了福建高質量發展的“新增長極”。

        “十三五”期間,福建全省GDP接連躍上3萬億元、4萬億元臺階,同時,單位地區生產總值能耗持續下降,清潔能源裝機比重56%,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24.9%,四項主要污染物排放強度約為全國平均水平一半。

        新征程,再出發。“十四五”發展目標中,福建提出將力爭單位地區生產總值能耗再降10%,全省數字經濟規模占比超60%,實現森林覆蓋率提升至67%……

        讓綠水青山成為幸??可?/strong>

        在閩西山區長汀縣,流傳著兩句截然相反的民謠:曾經是“長汀哪里苦?河田加策武”,現在則是“長汀哪里甜?策武加河田”。

        民謠反映的是當地跨越時空的生態之變。長汀是我國南方紅壤區水土流失最嚴重的縣份之一,策武、河田等鄉鎮是重災區。而歷經30多年持續治山治水,當地實現了“荒山—綠洲—生態家園”的歷史性躍升,老百姓的日子也越來越紅火。

        “原來山上都是光禿禿的,山洪頻發,田瘦人窮,收成全看老天爺‘臉色’。”長汀縣遠豐優質稻專業合作社理事長傅木清說,現在到處山清水秀,田里每年一季經濟作物一季生態水稻,老百姓的腰包也像山林一樣豐盛起來了。

        綠色,既是看得見的高顏值,更是摸得著的獲得感。

        “讓生態紅利落到每戶百姓的口袋里,讓綠水青山成為老百姓的幸??可?,讓??诖逶谏剿嬛行诔i_。”在鄉親們面前,全國人大代表、福建三明市將樂縣高唐鎮??诖妩h支部書記張林順這樣宣講兩會精神。

        1997年4月,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來到三明市將樂縣??诖逭{研。站在村口,望著眼前的山水,他語重心長地叮囑,“青山綠水是無價之寶,山區要畫好‘山水畫’,做好山水田文章”。

        如今的??诖?,山上有臍橙,林下種草藥,依托綠水青山,這里建起了生態漂流、生態研學、皮劃艇訓練、森林康養等四大基地,前來參觀旅游的客人越來越多。張林順說,現在村民在家門口就有事干、有錢賺。

        曾經的“無價之寶”正在變成有形收入。去年,??诖宕迕袢司杖?.6萬元、村集體收入139萬元,分別比1997年增長10多倍和40多倍。

        2018年8月,南平順昌縣林農張朝旺將142畝杉木幼林存入森林“生態銀行”,一次性獲得林木收益33.32萬元,待林木采伐后,還能從山林的經濟效益中分得三成收益。

        所謂“生態銀行”,是指借鑒商業銀行模式,將分散零碎的生態資源資產權益集中連片打包,對接綠色產業項目開發運營,實現資源變資產變資本。

        堅持綠色便民、綠色惠民、綠色富民,依靠改革創新建起“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的轉換通道,福建的探索實踐再次印證了總書記講的一個道理: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 

        □新華社記者 鄒聲文 涂洪長 秦宏

        (新華社福州3月24日電)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專題要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黃瓜片敷臉真的有用嗎 螞蟻莊園3月31日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