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kvrwg"></em>
<acronym id="kvrwg"></acronym>

        <span id="kvrwg"><output id="kvrwg"><b id="kvrwg"></b></output></span>

      1. 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福建頻道>福州新聞
        分享

        紅廟嶺,當地唯一的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既臟又臭。

        但有一群人,卻常年默默堅守這里,他們相信,沒有一人臟,怎來萬家潔?

        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福州市紅廟嶺垃圾綜合處理中心生產科副科長、重型機械操作手鄭貞良便是這群人的代表。

        干一行,就要干出個樣兒來

        夏日的福州,熱浪撲面而來。不一會兒,鄭貞良全身便濕了個透。

        作為生產科副科長、重型機械操作手,鄭貞良從1995年垃圾衛生填埋場建成開始,他便每天負責開著推土機、鏟車在垃圾填埋場里推運、填埋福州城區運來的生活垃圾。

        “在做機械操作手前,我就是紅廟嶺村的農民。當時告別了臉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心想當環衛工人不僅有一份工資,而且還是技術活,心里還挺美的。”鄭貞良說,然而才工作幾天,垃圾場的工作環境就給他來了個“下馬威”。

        “推土機開了兩天,寬厚的履帶被垃圾塞滿無法前行,需要下車用鐵耙清理。”鄭貞良說,即使戴著厚厚的口罩,垃圾場濃烈的臭味還是撲鼻而來,沒耙幾下,就被熏得惡心嘔吐。那時他常常吐了再耙、耙了再吐,倒胃口吃不下飯,沒半個月,人就瘦了一圈。

        紅廟嶺垃圾綜合處理中心鄭貞良:“寧愿一人臟、換來萬家潔”

        圖為鄭貞良在演示操作挖掘機。(新華社記者 郭圻 攝)

        周圍人的異樣眼光也讓他感到難堪。“我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是馬上鉆進衛生間洗澡,換下來的衣物第一時間拿到陽臺上手洗,從不敢與家人的衣物放在洗衣機里一起洗。即便這樣,家里還是常常聞到垃圾的臭味。”鄭貞良說,有一次他手機欠費了,一下班還來不及回家洗澡就直接去營業廳繳費。剛進去排隊,周邊的顧客和營業員便紛紛用手捂住口鼻,并四處張望尋找臭味來源。鄭貞良知道是自己身上的臭味影響了大家,繳了費后匆忙逃離。

        “那時我很彷徨,一想到一輩子都要在這樣的環境下工作,心里也打起了退堂鼓。”鄭貞良說。

        鄭貞良的父親勸說兒子不要半途而廢。“父親告訴我,工作一定要認真做,這活是累點臭點,可總是要有人去做啊。”鄭貞良說,自己身上也有不服輸的勁兒,于是暗下決心:既然干上這一行,就要干出個樣兒來!

        沒有一人臟,怎來萬家潔?

        紅廟嶺填埋場地處海拔400多米的山上,夏季烈日炎炎,車廂如蒸籠;冬季冷風刺骨,坐在車廂里渾身僵硬。而最讓人難受的,是始終彌漫在空氣中的惡臭。

        “夏天的時候,在鏟車里溫度經常在40℃以上,也很臭,但我們卻不敢關了車窗開空調。”鄭貞良說,因為長時間開空調,車輛會發熱影響動力,只能開窗作業。

        在福州市推行垃圾分類以前,日產垃圾量最高能到近4000噸。紅廟嶺垃圾處理廠只有填埋一種處理方式,而填埋垃圾的機械班只有10個人、8臺車。為了完成任務,他們每天必須三班倒,起早貪黑。

        “凌晨三點多就要從家里出發,從四點多第一輛垃圾車進場就開始工作,一直忙到晚上八九點鐘,等最后一輛垃圾車出場才能下班。工作環境相當艱苦,工作量相當繁重。”鄭貞良笑著說。

        很多人并不知道,一座城市里,一年中垃圾量最大的一天往往在除夕當天。為此,工作26年來,鄭貞良沒有在家過一個完整的除夕夜。

        “記得有一年大年三十,女兒生病發高燒,她哭鬧著要我留下陪她。但我沒有辦法答應女兒,只好一直哄著她。到下午三點多要上班了,我匆匆地吃了點東西,悄悄地出了家門直奔紅廟嶺上班,一直干到正月初一的凌晨四點多才回到家。”鄭貞良說。

        由于長年累月超負荷工作,以及臭氣濃烈的工作場所,鄭貞良患上了過敏性鼻炎、胃病和失眠癥,還有嚴重的腰肌勞損。但對于鄭貞良來說,工作這么多年,最愧疚的就是給家人的關愛太少。家里的重擔,都留給了母親和妻子;結婚那幾天,他還在與工友換班工作;女兒出生那天,他也在場地上工作。

        “對這份工作,我不再動搖。”鄭貞良說,沒有一人臟,又怎來萬家潔?

        用一生守護美麗生態

        2017年起,福州市將紅廟嶺提升為循環經濟生態產業園,廚余垃圾廠、餐廚垃圾廠等垃圾分類處理項目陸續投產。

        站在紅廟嶺二期填埋場,工人們正在進行覆膜覆土,眼前已經看不到曾經“壯觀”的垃圾場了。鄭貞良說,循環經濟產業園建成后,福州五城區運上來的垃圾分類輸送到各個工廠進行環保無害化處理,實現生活垃圾“零填埋”。他和他的鏟車老伙計一下子就“歇業”了。

        領導特意給鄭貞良重新安排了辦公室的工作,但他卻完全坐不住。

        “紅廟嶺二期填埋場現在正在進行生態修復,把原來我工作的這片垃圾場全部覆土復綠。”鄭貞良說,去年完成的一期生態修復工程,已經把曾經臭氣熏天的垃圾填埋場修復成一個美麗的大花園?,F在他還要親手將自己參與填埋的二期垃圾填埋場,修復成福州一座新的后花園。

        鄭貞良說,這是一件“大事”,他每天上午都要到現場來和施工方仔細核對進度、檢查安全措施是否到位。

        紅廟嶺垃圾綜合處理中心鄭貞良:“寧愿一人臟、換來萬家潔”

        鄭貞良和施工人員核對施工圖。(新華社記者 郭圻 攝)

        指著紅廟嶺青翠的群山,鄭貞良說,這里從臭氣熏天的垃圾場變成了福州市一張閃亮名片,許多地方政府、科研機構、高等院校來這里學習調研。他也經常作為一名生態環保志愿者,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宣傳黨的生態文明理念。

        身穿一件綠色防曬衣、腳上一雙干凈的帆布鞋,盡管已年過半百,鄭貞良依然是個愛美的人。“以前沒有條件,現在有條件了,我也要穿得好看一些。”鄭貞良說,盡管工作環境變了,但他“寧愿一人臟、換來萬家潔”的使命不變,他愿用一生守護城市的美麗。

        (記者 邰曉安、郭圻)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福州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魷魚游戲》男主最后為什么還去參加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