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kvrwg"></em>
<acronym id="kvrwg"></acronym>

        <span id="kvrwg"><output id="kvrwg"><b id="kvrwg"></b></output></span>

      1. 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福建頻道>福建新聞
        分享

        人民日報點贊水稻育種專家謝華安:“我的畢生目標是讓大家吃得好”

        從事雜交水稻育種近半個世紀,謝華安——

        “我的畢生目標是讓大家吃得好”(講述·一輩子一件事)

        人民日報點贊水稻育種專家謝華安:“我的畢生目標是讓大家吃得好”

        2020年,謝華安在實驗室做實驗。資料照片

        人民日報點贊水稻育種專家謝華安:“我的畢生目標是讓大家吃得好”

        上世紀90年代,謝華安夫婦在田里察看秧苗長勢。資料照片

        人物小傳

        謝華安:1941年生,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人,博士生導師,中國科學院院士。1972年起,他長期從事三系雜交稻和超級雜交稻育種,研創育種新技術,育成“明恢63”等系列恢復系和“汕優63”等雜交稻品種,對繼續保持我國雜交水稻在世界的領先地位發揮了重要作用。他曾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二等獎,“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全國首屆優秀科技工作者”等榮譽稱號。

        幾場春雨過后,八閩大地生機勃勃,早稻育秧工作正如火如荼,在福建三明市尤溪縣再生稻基地大棚里,一位老者頭戴草帽、雙腳踩泥、俯身察看,雙手輕撫著稻苗進行觀測和比對……

        他,就是扎根稻田一輩子的謝華安院士。

        “老師,一個多小時啦!您上來歇會兒,我們來干吧!”田埂上,正在記錄觀測數據的福建省農業科學院水稻研究所所長張建福博士,眼見老師大汗淋漓,襯衣也染成了“花地圖”,朝著田里喊了一嗓子。“不行,這會兒正是觀測的好時機,趁我還能干得動,就得多干點。”謝華安應了一聲。

        青青的稻苗中,年過八旬的謝華安彎著腰,如同一張拉滿了的弓。臉黑、手粗、身瘦,曾有稻農對他說:“科學家的手,怎么比我們還黑?比耕田的還要粗呢?”

        “當年入行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解決人們的吃飯問題”

        如今,謝華安已在雜交水稻育種研究領域摸爬滾打近50年……從青蔥少年到久負盛名,謝華安身上的榮譽越來越多;但一見面,一股泥土氣撲面而來,讓人倍感親切。

        “當年入行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解決人們的吃飯問題。”謝華安出生時,國家正處于抗戰時期,吃不飽穿不暖是生活常態……

        1964年,從福建省龍巖農業學校畢業,謝華安被抽調到永安農業職業中學負責生物課教學,空閑時間里,他經常跑到試驗農場,種植、研究各種農作物,打下了農業技術研究的基礎;1972年底,他被調到三明市農業科學研究所工作……此時,全國正掀起雜交水稻協作攻關的浪潮,作為福建省三明地區(現三明市)南繁領導小組組長,謝華安被選派到海南,從事水稻育種工作。

        “很興奮,也很忐忑,水稻育種在當時是全新領域;在那里全國同行相互交流,可以快速學到最前沿的知識。”一年四季都能種水稻的海南,生活卻令人意想不到的艱苦。初到海南,謝華安借住在一個僅有十幾平方米的集體倉庫里;陪伴他的,是化肥、農藥、柴油等各種刺鼻的味道和難以驅除的害蟲。

        一去就是半年,謝華安收獲前沿知識的同時也帶回了一雙粗糙的手。原來,一到水稻雜交授粉時,稻葉的齒就像鋸子一樣,會在裸露的手和手臂上鋸開一道道口子;天長日久,雙手傷痕累累,皮開肉綻,受傷結痂,造就了一雙粗糙的手。

        “科研之路不會一帆風順,總要歷經風雨”

        踏入育種門檻后,謝華安總想比別人多學一點,因此經常奔波在各個育種基地之間。交通落后,謝華安就用雙腳跑遍了幾乎所有兄弟單位的育種基地,鍥而不舍地拜師取經。

        來自江西的水稻育種專家鄔孝忠,非常欣賞這位同行后輩的鉆研精神;他取出自己選育多年的15粒母本不育系種子相贈。謝華安視若珍寶,1975年,謝華安和同事們利用這15粒種子,培育出“矮優2號”雜交組合。本想著育成豐產優質的良種,可現實卻給謝華安當頭一擊:還沒來得及大規模推廣,一場毀滅性的稻瘟病撲面而來,枯黃的稻株整片整片地倒下……謝華安看到幾年的心血付諸東流,忍不住淚流滿面。

        怎么辦?謝華安沒有泄氣,反而鼓勵同事:“科研之路不會一帆風順,總要歷經風雨”。他和同事們總結經驗得出結論:育種不僅要高產、優質,還要能抗病、抗蟲。他的育種生涯由此刷新:育種目標除了豐產性、適應性、米質好等優良性狀外,還要具備抗病、抗蟲、抗逆等。

        1980年冬,經過無數次雜交試驗,謝華安從數以千計的優良株系中,選定了一個具有抗瘟性強、恢復力強、配合力高的株系“明恢63”。“明恢63”配成的雜交稻組合,迄今累計推廣面積超過20億畝,占全國雜交水稻推廣面積的49.4%,是應用最廣、持續應用時間最長、效益最顯著的恢復系。

        第二年,謝華安又利用“明恢63”和不育系“珍汕97A”,成功育成了良種——“汕優63”。1986年,“汕優63”在全國大面積推廣種植,累計增產稻谷700多億公斤。東南亞一些國家推廣種植后,對“汕優63”大為稱贊。

        “不得不說,培育出‘汕優63’這個集‘高產、優質、抗病和廣適應性’的水稻品種,讓大家伙兒吃飽飯,是我一生最大的安慰。”謝華安說。

        “要多給年輕人鍛煉機會,為我國的種業發展、糧食安全提供更加堅實的保障”

        “水稻育種又苦又累,如果再給您一次年輕的機會,還會選擇這個工作嗎?”記者問。

        “如果重來一次,我還要在這個工作崗位上做更多的研究!”謝華安語氣堅定,他不僅自己堅守崗位,也不斷激勵著身邊的年輕人……

        “謝老當時就一輛自行車,前筐里放著稻作工具,后座上坐著我,一騎就走,去地頭給稻農解決難題,經常在山路上摔跤。”回憶起40年前和謝華安共事時的工作狀態,如今已經年過六旬的福建省農業科學院水稻研究所原所長鄭家團對老師充滿感激:“正因為謝老愿意讓學生大膽嘗試,才能培養出一批做出成績的學生。”

        注重培育新人、發揮青年學者的創造力,是謝華安從業近50年來的原則。在他的團隊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誰帶頭,誰署名。上世紀80年代初,謝華安帶領鄭家團著手培育“威優63”秈型三系雜交水稻,“謝老只管大方向,具體研究部分都放手讓我發揮,連最后的成果也讓我來發布。”

        最終,“威優63”獲得成功,1983年以來累計推廣1190萬畝。鄭家團也在研究中快速成長,主持或參加育成20多個大面積推廣的品種。

        “我的畢生目標是讓大家吃得好。”直到現在,謝華安還經常扎在田間地頭。“我國人多地少,讓人民能吃飽飯、吃好飯,始終是我們育種工作者的奮斗目標。老一輩育種人要多給年輕人鍛煉機會,為我國的種業發展、糧食安全提供更加堅實的保障。”謝華安說。

        當下,在全國各地,由謝華安指導培養出的博士、碩士有20多位,他們正接過前輩手中的接力棒,為祖國水稻育種事業發揮著光和熱……

        向著大地 守望稻田(記者手記)

        在下鄉同行的車上,謝華安院士還在與福建南平市浦城縣農業農村局的負責同志打電話,溝通優質、抗病常規稻最新品種“福香占”的種植推廣;50分鐘的車程,原本可以小憩的謝院士,卻在抓緊每一分鐘解決水稻難題。

        年過八旬,還有著“滿滿的日程表”;面對各界贊譽,卻像一株沉甸甸的稻穗向著大地,質樸而謙遜。謝華安坦陳:“我不敢有一點點驕傲,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取得了一點點成績。我們要永遠敬重那些奠基人、先行者。”

        如今的福建省農業科學院水稻研究所,“70后”已成為研究骨干,“80后”正在成長,“90后”的身影也逐漸顯現,但作為一名“40后”,謝華安始終是這支團隊的重要人物,也一直守望在稻田里……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福建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林依晨發長文回應說了什么 林依晨送公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